1999年,寇强刚刚从四川省平武县火炬村里来到深圳打工,一度露宿街头睡桥洞……如今,凭着自己的刻苦钻研,寇强自学PCB(印制电路板)制板和设计,成为欣诺通信公司的技术骨干。最近,他又通过特殊人才落户政策,成功落户上海市松江区。农民工出身的寇强,如何掌握PCB设计和编程技术,成为科创公司设计研发类技术骨干?又如何能被评定为特殊人才,落户定居上海?

“受当时南方打工潮影响来到深圳后,我先是‘眼高手低’,看不上常规的工作。后来,因为有点电器修理技术底子,我找到了一家以家电维修店工作。”当时不到20岁的寇强随波逐流来到深圳后,在囊中羞涩到露宿街头之际,终于找到了一份自认为适合的工作。“在维修店算是学徒身份,只能拿微薄的工资,但店主教我维修家电的电路板技术。”

随后,当了1年学徒的寇强终于来到了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信息技术公司。“最开始做机械的PCB面板调试,尽管工资待遇不错,又相对轻松,但是学不到技术,以后的职业天花板就固定了——最多是一名熟练工。”初生牛犊不怕虎,仅仅对PCB面板一知半解的寇强主动向公司主管申请加入PCB板的研发设计团队,“主管是个宽厚的人,没有直接拒绝我,而是给我三个月时间,考验我是否能设计出一个基础的PCB面板。以我当时的底子,哪怕再如何用心研究电路原理图设计,学习焊接、走丝,也只能依葫芦画瓢般地设计出了半个。好在主管看我勤勉好学,依旧给予了学习电路设计的机会。”

上海特殊人才落户政策让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民工拿到了户口
专业从事PCB制板设计和研发后,寇强渐渐认识到自己基础薄弱带来的问题。首先是物理学知识不足,看电路板制造元路图时吃力。

“在学习和尝试设计制造原理图时,我不是没考虑到时序问题,就是没想到电压跌落后的情况,屡遭挫折。”从调试制作电路板到设计,看似只是分工不同,实则天壤之别——调试制作更多的是看经验和技术,但是设计则需要吃透原理,向研究和研发领域进军。“当时,我制作出来的PCB板经常不合格,需要反复修改。于是,我就带着问题反复向同事以及前辈老师请教。我自己不怕麻烦,但生怕别人觉得麻烦。”

其次是英语底子薄。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想要学深悟透相关编程和设计的技术,免不了要平时自学。然而,集成电路领域的核心期刊多是英文版,鲜少有中文版,寇强两眼一抹黑,完全看不明白上面的专业论文。

为了能够顺畅阅读英文核心期刊,研究如何设计更高效的电路,寇强从2005年至今,连续16年坚持每天早起学习英语,阅读英文专业期刊。

但远水救不了近火。当时,为了看懂英文资料,寇强请同事帮他翻译。“我们俩达成交易:我帮他完成调试电路板的任务,他帮我翻译英文资料。”就这样,寇强现在已经能够熟练掌握专业性词汇,谈起技术时,不时地蹦出几个专业的英文词汇。“后来哪怕有了基础,能够顺畅阅读核心期刊了,我也依旧保持习惯,和上小学的儿子一起早起读英语。”

拦路虎还有高等数学。“我和大多数工程师是相反的学习道路,常人是先学原理,再实操;而我是先知道怎么制造PCB,再从PCB原理图上,分析和理解为什么要这样设计。”寇强说,理解电路如何搭建,参数为何这样设计,需要高等数学方面的知识储备;要在软件上设计电路,又需要会计算机语言,能够写代码。“2005年时,我的同事是一位刚从浙江大学毕业的高材生。我又和他达成交易:他教我高等数学,我将自己的电脑借给他打游戏,并帮他干活。”

一大早起床背英语,白天做完本职工作,还要额外帮别人完成调试任务,晚上学高等数学,再加上家庭的生活重担……“其实,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,几次想要放弃。最初一起在车间生产调试电路板的同事也很不理解,他们甚至不相信我在学习数学、物理,只当是作为故意不和他们一起出去玩的借口,渐渐和我疏远了。”寇强说,有时候干事就差那么口气,每当坚持不住时,就咬牙再挺几天,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过了五年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10年,寇强已经能够一个独立完成从PCB图纸设计到PCB制板,再到焊接,再到调试,最后到测试的一整套流程。寇强还在日常工作中有所创新,有了两项发明专利。“专利主要是应用在波分产品上,能够提高光纤稳定性。这项专利让PCB的成本降低了百分之十,稳定性提高了百分之三十。”

上海特殊人才落户政策让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民工拿到了户口
寇强皮肤黝黑,中等身材,性格内向,说起话来十分朴实,但是内心细腻,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。“因为没高学历,算是泥腿子出身,很多公司招聘时一点都不给机会。但我有了技术之后,就有了立身之本。”寇强知道,自己是吃技术饭的,靠的勤学苦练、笨鸟先飞。“PCB行业涉及到的知识广博,越是学习,不懂的问题越多。目前,我已经将大专课程全部学完,本科相关的课学习也即将完成,尽快把基础薄的短板补上。”

PCB所属的集成电路行业是人才、资金、技术高度密集的产业,关乎国家现在和未来发展,也是从业人员的长征路。目前,松江区正打造在国内有较强影响力的长三角G60科创走廊集成电路产业集群,如何关心、关爱集成电路行业的人才,让他们能够安心留在松江区,心无旁骛地搞研发,既是寇强所在公司需要思考的事情,更是松江区人才办、人社局等政府委办局所关心的重点。其中,户籍问题关系到人才的归属感和子女入学等市民待遇,是重中之重。

“良好的人才生态系统,是一个地区发展最具竞争优势的软实力。因此,松江区委组织部和区人才办一直以‘不拘一格降人才’的开放思维,关心寇强等一批为区域发展作出贡献,又不能通过人才引进和居转户来落户的特殊人才,唯才是举,打破唯学历的偏见,不搞论资排辈,摒弃门户之见,营造近悦远来的人才工作氛围。”松江区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区人才办主任李涛表示,松江区优化政策环境,持续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,破除一切不利于人才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性障碍,聚天下英才而用之。

上海特殊人才落户政策让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民工拿到了户口
欣诺通信董事长谢虎将寇强作为特殊人才推荐给松江区人才办时说,“寇强是公司标杆性的励志人物。他的全日制学历仅有初中,后来自学成长为电路设计硬件专家。”寇强自2008年5月入职欣诺公司后,参与公司80%以上重大项目的研发,获得多项专利发明。

寇强的个人发展,也是欣诺通信公司发展的缩影。2014年,欣诺公司的产值只有3600万元,而今年已经超过3亿元,六年翻了8倍多。“正因为有一批像寇强这样踏实钻研技术的人才在,企业才得以迅速成长。”

标签: none

相关文章推荐

添加新评论,含*的栏目为必填